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基斯 Chris | 10th Mar 2014 | 又出門 | (107 Reads)

2011年春天,從南美飛過歐洲,去過捷克和德國的柏林後,我在波蘭留了一個月,其中十二天在PiaNico的有機農場做打工換宿(wwoof)。女主人Pia主要圈養和訓練波蘭的原種馬Konik,天氣和暖的季節間中有遊客到這裡作消閒騎馬,主要收入則是把訓練好的馬賣出去,或借出作為配種,或訓練別人的馬匹。

Picture

在政府資助的鼓勵之下,他們自去年冬季前搬到這個新地步來,貪屋後有一大塊微斜的山破,對馬匹肌肉發展有利,加上荒廢多年的山頭長了很多矮樹,斬下來的柴夠燒兩個冬季。


我燒柴你薰煙


矮樹已經在去年入冬之前被人用電齣齣了下來,但它們還整整的留在山上坡,我在這個農場的大部份工作,就是拿著開山刀,把這些枯樹的橫枝劈去,只留下較粗的主幹,其餘的一把火燒掉。

Picture

這個大概五畝多的山地住了十幾隻馬,不過日間大部份時間牠們都躲在入口旁的樹蔭下,把頭催近擺動中的馬尾,以趕走蒼蠅,因為蒼蠅最喜愛站到牠們的眼眶來。一天下午我把堆起的零碎樹枝一把火燒起來,幾隻馬走過來伏在火堆旁邊,慢慢所有馬都走到火堆附近,多數伏下來,有的在玩耍,將我用來生火的紙皮箱把玩一番。Pia見狀感覺奇妙,因為她還是第一次見馬兒有這種行為,肯定是因為火堆燒起的煙把死纏難打的蒼蠅趕走了。


都是男孩惹的禍


 

馬兒馴良的時候挺優雅可愛,但狂亂起來還是很嚇人的。有一次,有人來到農場騎馬,Pia著我幫手跟她把幾匹馬拉到出圍欄以外,程序就是將麻繩有扣的一頭扣著目標馬匹頸項的一個環,然後牽引牠走到電欄出口,打開電欄讓牠通過,然後重新關上。可是現實沒那麼容易,那天隔鄰的雄馬又逃了出來,在我們的雌馬面前跑來跑去,引起一陣騷動,Pia解釋在馬的世界,雌馬比雄馬更主動,她們有很大的交配欲望,往往主動追求雄馬,但為了令馬群和諧,Pia把大部份雄馬分開到另一塊地去圈養,所以這個女多男少的馬群一見到鄰家馬兒的雄風便不能自已,有的急得走來走去,有的爭風嗑醋,身處在群馬亂舞中間可是嚇人,雖然這馬種較矮小,但馬始終是馬,吃牠一腿還是會五勞七傷的。好不容易扣著一隻馬的頸項,可是她不太情願,還往我頭顱咬了一口!我一度要將麻繩在空中揮轉不讓馬兒接近以保自身安全。Pia一邊用石塊擲向隔鄰的雄馬,一邊揮動麻繩把馬群趕到樹林一邊去。情況隱定一點時,我再扣著另一隻馬,可是她掉頭一跑便把我扯了過去,我本能反應跟她拔河,Pia見狀大聲叫我放手,我才不至於被拖倒在地。

 

電欄線上的滋味


終於我們逐一把挑選出來較馴的三隻馬離開電欄,但是其他馬也想跟著來啊!要小心打開電欄不致露出大個缺口之餘,Pia特意把鬆開的電欄電激到那催得太近的馬,她解釋要不時讓馬匹感受觸電的滋味,否則牠們是不會對那條幼幼的金屬線產生畏懼。

Picture

實在以馬兒旁大的身形,要沖破兩三條金屬線根本毫無困難,就算是帶電都只不過是一下過的刺痛,隔鄰的雄馬就是因為沒有被圍在電欄內,所以不畏懼我們的電欄,經常在沒有人看管的時候闖進來,毀了金屬線,幸好我們的馬都不敢越雷池半部,否則跟了那頭雄馬逃去可不堪設想。所以有時Pia見我劈柴劈了大半天,便給我輕鬆一點的工夫,要我沿著電欄走一圈,看看有沒有金屬線被樹枝雜草截斷了電流,既當作散步之餘,更可到那幾棵野生櫻桃樹大吃一頓。


只隔一雙褲子


不過在這十二日內我最喜歡的工作,就是幫助Pia訓練馬兒。Pia訓練的一套方法,都不套上馬鞍,也不用馬韁,要馬兒從坐騎的人的坐姿接受指令。由於Pia不能同時間又騎又馴,於是便找我騎到被訓練的馬背上,Pia在旁引著,口頭號令我何時走,何時停,同時間拉著套住馬頸的繩,指揮著牠。換言之我也要學會怎樣用坐姿和馬兒溝通,關鍵在脊椎上,發出起行的指令要坐直,然後只移動盤骨輕輕一推;停下的指令是把重心移到脊椎的尾部,同時間長而低沈的「呵~~~一聲,可是就這兩個動作就花了Pia好半天的時間去訓練我了!

Picture

在我臨離開之前一日,Pia帶我騎著馬兒到附近郊野散步,春天新長的草青翠又濕潤,起伏的山坡遠處有幾戶人家,另一邊山坡是個松樹林,夕陽的金光穿過高大的樹幹,被打成一斷斷,走上微斜的山坡穿出松樹林,望向一片山谷,多美麗的波蘭鄉郊啊!

Picture Picture

老友,不用急!


由於沒有馬鞍,回頭走下坡路時我整個人都向馬頸一邊滑,馬兒可能歸心似箭,竟然快步走起來,我緊緊抓住牠頸上的毛,都無濟於事,最後牠頭一低,我便好像滑滑梯一樣,雙腿夾著牠頸背一直滑下來,然後好像有意在表演一樣雙腳站立在牠正前方,這時馬兒才肯停下來。

Picture

沒帶馬鞍的馬雖然是難控制一點,但是馬兒不受奴役一般的拉扯操控,人道得多,直接坐在馬背上,感受牠的體熱,牠的一呼一吸,跟這靈性動物更有交流,感覺十分親密。牠們都認得人的,跟我相處過的馬兒有時會走來嗅我,咬我的衣服,甚至我的頭髮,把脖子刷過我的身體。不曉得牠們會否也想念人呢?大概不會吧,但我挺想念牠們的。

Picture

請加入我Facebook上的群組,看我的旅遊近況。

www.facebook.com/tracksofchris 

此文章初刊並轉載自於www.RoadShow.hk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