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基斯 Chris | 13th Nov 2013 | 又出門 | (170 Reads)

這是我為Roahshow【路訊網】寫的第一篇旅遊故事,現貼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歡迎加入我的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racksofchris,留意我最新動態,在那裡回應和詢問我都會第一時間看到。 

生人勿近的菲律賓水上寮屋區

Picture

菲律賓南部一個大島,綿蘭老島,是依斯蘭教徒的集中地,如果綿蘭老島的形狀是一個伸出食指的拳頭,那麼Zamboanga就是位於食指的尖尖,一來一回就要整整一日。又聽說這一段路比較危險,多土匪,一般都建議乘坐飛機往返,但我那肯捨得花錢坐飛機呢?

 

熬了一整晚巴士,來到Zamboanga市中心,一個擁有幾座西班牙式建築政府大樓和公園的城市,這裡的人都說一種錯了文法的西班牙語稱為Chapacano,聽說曉得西班牙語的人都能夠聽懂八成。

 

恐怖份子

 

雖說這個城市受了深厚的西班牙殖民影響,有很多都是天主教徙,但這裡的人口才一半是天主教,另外的一半卻是依斯蘭教,他們大多來自Sulu群島,其中包括做很多綁架案的分離份子Abu Sayyaf - 阿布沙耶夫,都來自那裡,所以Zamboanga有一半本地人都不敢隨便亂走,包括我偶然認識,在非政府組織工作的朋友Arlene都跟我說,若非工作關系加上有「地頭蟲」伴隨,她一個人絕對不敢進入Rio Hondo的。

 

Arlene所說的Rio Hondo是一個位於城市邊緣的水上寮屋區,住的全部來自外島的依斯蘭信徙,十分貧窮,失業率又高,還聽聞有阿布沙耶夫份子匿藏在那裡。我到達Zamboanga的下午,Arlene和她的同事會到Rio Hondo做一個外展活動,於是我跟了他們一起去。

 

識途帶路

 

小巴走到終站,步行過一條石屎橋就是Rio Hondo,第一眼見到的就是一座生鏽的鐵皮清真寺,小路兩旁都是魚販,再多走兩步便是以木板架起在水上的通道,像魚骨一樣分叉小路出來,小路又連接到每一個家戶。

 

小心翼翼走過一條一尺闊的木板,來到HDES在那裡租用的一座水上房子。HDES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分支,專門做愛滋病防治教育工作,當天他們特地為一班區內的同性戀者做講座。

 

吸毒在菲律賓又是一大社會問題,在Rio Hondo這個失業率高的地方就更不在話下。兩日後的上午,我又跟HDES的朋友來做愛滋病防治教育,今次的對像是一群癮君子。原本我打算那個下午離開Zamboanga繼續上路去,但我改變了主意,在那一群癮君子上課的時候,我問那個協助HDES的「地頭蟲」RadenRio Hondo可有地方能住上兩三天,他很快答我:「有,你過橋之前看見哪一間賓館嗎?」我說沒有看見,但無論如何那應該是石屎屋吧!「我想住在水上屋,你有辦法安排嗎?」我說,Raden思考了一會:「應該安排得到的。」

 

Picture Picture

寄居虎穴

 

Arlene和一班同事對於我決定要去Rio Hondo住上兩三天都表示十分關注,勸我為了安全理由不要去,若果發生了什麼在我身上他們可擔當不了。我叫他們放心,亦不要把我的安全成為他們的責任,Raden是前村長的兒子,裡面的人都對他相當專重,我跟他走了幾趟,人們都知我是Raden的朋友,何況村民都對我很友善,我不是一個愛冒險的人,只是我直覺分得出那些是真危險,那些純為恐懼。

 

結果Raden帶了我去他家住下來,介紹了他做區議員的太太Fatima我認識,兩夫婦都很好人,對我很照顧。Raden的家除了住的房子,外面那個竹子和木板架起的平台還養了三四隻鬥雞,正下方的水被圍起來,養了—頭海龜和一條幼鯊;平台上的盡頭,有一間約四平方米的空房,正正在整個水上房屋區的邊緣,擁有180度的海景,Fatima將床褥枕頭送過來,那就是我睡的地方。

Picture 

 Picture

賴海為生

 

那個晚上Fatima和跟她同住的兩個姪女準備了很多他們外島人的食物讓我品嘗,正要開飯之際突然一黑 - 停電,原來過去半年每晚總有三個小時沒電供應,對我來說燭光之下吃飯更有情調。Fatima跟我說,其實Rio Hondo在八十年代的確有高罪案率,現在的治安已經整治,但失業率還是低,主要是社會對依斯蘭的誤解和歧視,例如全國的保安公司都不聘用依斯蘭教徒。

 

所以住在Rio Hondo的人很多都以海為生,日落時分從我的小房子望出去,便會見到很多小艇駛出大海去捕魚,翌日早上才回來,寮屋附近的淺水地方晚上會有人帶著電筒捉八爪魚,日間搜集海膽,亦有人家專門養殖大菜,我這時才知道大菜(agar agar)是海藻的一種,Fatima的哥哥有一天下午也撈了些小銀魚上來,切去頭切去腸以一些薑和檸檬生醃便成一個菜。

 PicturePicturePicture

大吉利是

 

其餘的時間我都拿著相機一個人在那些木橋通道上隨處走,有時也會擔心失平衡掉了落水,那麼我的相機便要報銷,有些失修的地方要跨一大步才踏上下一塊木板,又或者根本只是一道獨木橋。治安方面我可一點也不擔心,因為人們都對我很友善,很多都對我的來歷感到好寄,跟我傾談起來。

 

一天下午,誤打誤撞來到一戶人家前面,滿眼是人,擺了兩張長檯大排筳席,食物不停的送出來,好像有什麼喜慶事,原來剛好相反,主人家告訴我是他哥哥的「頭七」,親友在這天好好送別他上天國,好客的他們還堅持要我也坐下好好吃一頓。

 Picture

可怕自誤解,了解見真心

 

Rio Hondo渡過了幾天有意思的日子,跟Raden一家人都混熟了,告別前都有很多拍照、握手和擁抱,Fatima怕我在通宵巴士上著涼,還送了我一塊圍巾。臨走時我把一張銀紙塞進了Fatima手中,她說「不不不」要把它塞回給我,我說:「我總不能白吃白住的,食物都要錢買回來嘛!謝謝你們無私的好客,完全沒有想過要我一分一毫,我就更加不能拿你們著數。」說罷Fatima熱淚盈眶,說不出話,還是聽話把我給她的收了下來。

 

前往巴士站途中,收到Arlene的短訊,問我在Rio Hondo可一切安好,我告訴她,過去三天是我旅遊人生其中一段最美好、最難忘的日子。

Picture 


[1]

很開心閱讀你的遊歷!


[引用] | 作者 Kirk | 14th Nov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