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基斯 Chris | 14th Jan 2012 | 慳慳o地去南美 | (132 Reads)

由一張照片開始

秘魯娃娃與洋娃娃

破房子和美男子

續  長途接長途

續  鬥雞

 

雜貨店旁邊進去是一個凹字型,兩層高的房子,樓下是雜貨店一家人住的,樓上有四間客房,我睡的五人大房就在最尾。原本Oscar說早上七時會來客棧找我的,但一直沒有出現,那我就坐在床上寫日記。

.

 

隔壁的瑞典人也起床了,抬了一張椅子出走廊曬太陽。這間客棧環境算是不錯的,房間的門口都對住東面遙遙那座山,二樓的客房有好風景之餘,更優先得到第一線曙光,北歐人都是愛陽光的,因為他們的冬天又長又黑嘛!

.

 

我跟這個叫做Theo的瑞典人在走廊上閒聊了一會,首先就是好奇一下他怎樣來到這個偏遠的地方。原來Theo是一名業餘攝影師,Ccoyllurqui這個地方是他一位資深攝影師朋友介紹他來參加這個Yawar Fiesta的。這個節日的重要性,在我跟Oscar一起買車票的時機還完全不知,直至一個星期前在其他城市見到週圍都有928日國慶的旗幟和海佈販賣,才知道這個期間正是國慶時節,亦即是他們的獨立日,但始終還未知道Ccoyllurqui這個小鎮有何特別。Theo說:「在國慶時節,這裡的村民會上山活捉一隻禿鷹,會提著牠巡遊,最後是要將禿鷹綁在牛的背上,在牛的背部割開一個傷口去讓那隻禿鷹啄食,這隻牛在鬥牛場便會因為禿鷹在咬牠的傷口而亂奔。」我記個Oscar之前也有跟我提過禿鷹的事,只是我不太明白了,Theo繼續說:「對他們來說,牛有代表西班牙人的意義;而禿鷹則有代表印加文化的意識,所以在這個禿鷹咬牛的儀式在秘魯的獨立日上便帶有勝於西班牙人的意義。而聽說這一個傳統儀式在全個秘魯只有三個小鎮有舉行的呢!」那我可不知道原來自己將要見識這麼一個特別的地方節慶,這是任何一個旅人夢寐以求的事。

.

 

Oscar一直還未有出現,於是我獨自去街市吃早餐。街市是對正廣場的單層平房,其實裡面是沒有菜蔬或肉檔的,全是熟食檔,一共有五檔,每一檔通常都只賣一種食品,而且很少五檔都同時營業。街市內沒有電力供應,白天裡靠從天窗照進來的陽光,晚上就靠著點蠟燭。

.

 

我找了一檔賣湯意粉的檔坐下,跟一個爸爸和他兩個不足八歲的小朋友同桌。這個少許肥胖,一副生意人樣子的爸爸對我這個中國人當然好奇,跟我聊了兩句,他說今天在附近另一條村有鬥牛,問我可有興趣跟他去,他說有車可以載我一起去。這時候Theo碰巧又來到街市吃早餐,跟我們一起坐,Theo說從今日的節日表看,Ccoyllurqui這裡就只有巡遊,Theo討厭巡遊,而我也已經我膩了,所以決定一同跟這個男人去。

.

 

這個叫Wilman的男人擁有一輛四驅Toyota,就泊在街市門口旁邊,我和Theo吃完早餐,執拾了一點要用的東西,在廣場附近等候Wilman出發。這個時候,上午十時,才見Oscar出現,他帶著一匹馬來到街市找我,解釋他睡過頭了,我告訴他我會跟別人到另一條村去,他不置可否的跳上了馬背,瀟灑地朝山的方向奔去,我不知道若果我跟Oscar留在Ccoyllurqui的話將會有什麼事發生,但我可以肯定說,在秘魯獨立日的這一天,我過了這生人最瘋狂的一天。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我和Theo連同Wilman坐在四驅車的後座,三十分鐘顛簸的路程之後,通過一個叫做Fago的小村鎮,Wilman繼續把車開往前面的山路,經過路邊一塊秋收後的稻田時,一班農民正在喝Chicha,是那種由發了芽的粟米胚浸製,又再經過發酵程序做出來的自製啤酒。那些農民向我們揮手,大聲嚷過來,要我們跟他們一起同飲杯,盛情難卻,便開始了當日的不醉無歸。

.

 

我們走到田裡頭,乾巴巴的泥土上零星的豎起一些枯黃的稻穗,明顯現在正是農民作息的時節,八九個農民大多數是男的,每人已經至少一杯在手,還有一個叔伯們組成的五人樂隊現場演奏助慶。

Picture

 

我們一進去便得到熱情的招待,首先每人都獲派一小束乾稻穗,裡面還夾有兩三張好像我們那些溪錢做成的小旗幟,反而在這裡應該是什麼吉祥物。我還未搞清楚這一束東西應該放到那裡好,一大個五百毫升膠杯盛滿了chicha便遞了過來,說真的,我對於chicha的興趣不大,首先這種飲料跟啤酒的味道完全不同,另外色澤混濁而且氣味有點像「噏」臭了的牙菜味,記得小學時貪得意自己浸綠豆芽,蓋上了盒子而且把這件事忘記了,過了幾日之後打開盒子來就是這種臭味,而浮在那盤浸綠豆水上面的泡沫也恰似我杯內的那一些,再加上那個chicha是由婦人把粟米咀嚼過再吐出來釀成的傅說,對比我們那個「銀針粉是阿婆們用手搓出來,再用腳趾夾斷」的傳說更要真實,所以每一次別人敬chicha給我,我都是為了禮貌而免為其難喝下去。有個鬢了一條大辮的大嬏,相信是這個派對的主持人,十分豪氣的,說如果我們每人喝不夠五杯chicha便不准走,我看見面前兩個原本要來裝載電油的黃色膠桶,現在盛滿了chicha,上面寫著5加倫,供應之如此充足,我想我今次死定了。

.

 

我和Theo跟幾個村民坐在田邊的石頭上,回答好奇的村民們對我們這兩個外國人的問題。Theo的西班牙語在我當時的眼中十分好,雖然後來他跟我說其實有一半他聽不懂,但起碼都有來有往,意會到大概的意思,很多時我聽不明白的,他都可以為我傳譯,而我就來來去去只懂描述兩三樣東西,實在令我很想去上課,學好一點西班牙語。在我身旁有一個很年青的男孩,我想他大概跟Oscar差不多年紀,叫David,不停的叮囑我要帶一個中國女孩給他。

.

 

不知什麼時候,我右手的一杯Chicha才完成了不到三分一,我左手在不曉得拒絕之間又多了一杯chicha,情況相當不妙,幸好不久我身邊坐了一個兩手空空的大叔,立即便「轉賬」給他。

.

 

大杯的擺脫了,小杯的又趕著前來。他們把那些2公升裝的汽水樽連同扭蓋剪了下來,倒轉它便成為一隻小酒杯,我一向都認為在資源不足的地方最見到人們物盡其用的創意,但那一刻我比較關注他另一隻手拿著的「敬意」,從那個玻璃樽來看便知道是一種烈酒!這次可逃不了,他好像新郎敬酒一樣逐一要你在他面前乾杯,我跟自己說:「在這種場合還是難逃一醉的,起碼應該易入口過chicha吧!」現實是這種有如火燙喉嚨的酒未必易入口得過chicha,但起碼快!除了這個他們自己用甘蔗釀出來的,還有不知那裡來的威士忌,也是自己釀的,天啊!

.

 

酒量一向差的我,喝過了兩小杯已經立刻感到了醉意,看看手錶,那時還未到中午呢!當然,醉酒的不只我一個,不難想像在我們到來之前這個派對已經消耗了多少酒,所以那裡沒有一個完全清醒的人。

.

 

人們隨著樂隊的歡樂節奏開始跳起舞來,大家手拉手圍起一個圈,我和Theo也當然被拉去一起跳舞,沒有什麼特別步法的,就是前仰後合的擺動,有一些傢伙已經醉得馬步也不穩,手上還是拿著一杯chicha,灑得一地都是。我和Theo雖然未及這些村民的興奮,但對於這個出乎意料之外的田間早上派對,感到這趟旅程的奇妙都顯得相當投入。他們的歌我們不曉得唱,但都盡量去呢呢啦啦的附和著,高興得不得了。

Picture

 

那個五人樂隊站在樹下,身後的樹上都掛了一列又一列的小彩旗,他們的頭上或耳際插了那束乾稻穗。當我在拍攝一眾人跳舞的時候,樂隊叫我也給他們拍照。在我跟他們逐一拍個人照時,他們便逐一來一段獨奏,十足演唱會時介紹樂手那部份,這些老頭子十分可愛。

.

 

已經到了吃午飯的時候,整個派對移師至山路的對面,在一個房子旁的戶外飯廳坐下,有泥磚砌成的座位暨矮圍牆,一張木飯桌,頭上是一個支架搭出來的棚,上面長滿了似是葡萄的藤蔓。房子裡有幾個婦人把一碟又一碟的薯仔豬肚湯端出來派發給每一個人,Theo說他原本是不吃動物內臟的,但是在沒有選擇之下已經習慣了,而我第一日到達秘魯吃過他們那些又硬又沒味道又澱粉太多的粟米之後,一直都對他們的粟米有所保留,但現在看見面前那一大碗熱騰騰的粟米粒,我卻又感到十分滿足,再而跟他們學到,原來吃這種粟米要好像吃毛豆一樣,不吃皮的,了解這個竅門之後,我就更加停不了手。

.

 

同時間酒也沒有停過下來,所以當我在澳洲一間disco當酒保的時候我是唯一一個不喝酒的員工,因為我的酒量一向都相當之差,飲一杯雞尾酒便有醉意且臉頰紅得像個燈籠,你能想象我在這個早上超額喝了多少倍嗎?依稀記得吃飯的時候我手裡仍然有一杯chicha的,我說依稀,是因為我在這個時候,喝過一杯別人敬上來的烈酒之後,突然間變得天旋地轉。

.

 

外面仍然是一片藍天,在中午時份更加曬得厲害。陽光從藤蔓之間照進來,棚下所有的人、桌椅、食物,全部都一塊光一塊黑,像穿了一身光暗迷彩服,光的部份我特別覺得刺眼,好像他們本身會發出強光的,更加不用說棚外的環境,根本刺眼得我打不開眼睛來看。我立刻戴起太陽眼鏡,跟Theo說:「不知為什麼突然間變得很光!」Theo有點摸不著頭顱。誰知就算戴著太陽眼鏡幫助依然不太,不到幾秒鐘,眼睛適應了那一塊遮光片,太陽眼鏡看後面看見的東西便又變得十分刺眼,想象如果我拋開那副眼鏡的話我一定會失明。

.

 

我唯有閉上眼睛伏在飯桌上,但是在酒精的影響下,我的頭依然是團團轉,突然間我竟又感到有去大便的需要,縱然那不是拉肚子的感覺。

.

 

我立刻起身詢問廁所的方向,順手帶走飯桌上的一卷廁紙,在一頓飯中間去大便實在有點不雅,但也沒有法子。廁所就在後面一個小丘之上,但外面的陽光實在太過刺白了,縱使我己經載上了太陽眼鏡,把眼睛眯得最細,視線只剩下一條縫,我所見到的就好像過度曝光的照片,一切都化白了,一切細節都看不見,只有原本最黑的地方還留下一絲輪廓。在這種困難之下加上酒碎後的頭暈眼花,我東歪西倒的走了那十餘米距離,走入狹小的廁所裡,拉上塑膠浴簾,拉下褲子蹲到地上那個洞上面,舒了一口大氣!好彩,還不是真的拉肚子。

.

 

上不吐,下也不瀉,卻出現這個白化視覺挺嚇人的。

 

.............待續

留言(1) | 引用(1) | 話題(南美)

恭喜﹗

這篇文章已被新浪編輯採用,成為 旅遊 頻道的內容。

你可以按以下連結閱讀:
http://travel.sina.com.hk/news/354/2/1/173782/1.html

感謝你的分享﹗
期待你的好文章﹗

MySinaBlog Admin

[1] 你好嗎?

你和我同年,
但比我見識廣博多多多多多了!
很羡慕你常可以周遊列國,
So寫意!!

曲奇餅(阿肥)
[引用] | 作者 曲奇餅(阿肥) | 28th Ap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曲奇餅(阿肥),謝謝你的留言。我年紀較輕的時候,雖然已經開始到處獨個兒去旅遊,但沒有深度,去完之後對該國的文化完全沒有多了半點了解,也沒友交到朋友。

現在人成熟了一點,不再去追求物質上的滿足,不再買衫,不再買紀念品,那些專為遊客而設的玩意一既不顧,我現在旅遊的收穫比以前更多,更深刻。

你不用羡慕我啊!你只要能夠捨得放開你認為擋著你去自由自在地去旅行的東西,你便能夠打開人生的另一道大門。

Chris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基斯 Chris | 29th Apr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