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基斯 Chris | 13th Nov 2013 | 又出門 | (170 Reads)

這是我為Roahshow【路訊網】寫的第一篇旅遊故事,現貼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歡迎加入我的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racksofchris,留意我最新動態,在那裡回應和詢問我都會第一時間看到。 

生人勿近的菲律賓水上寮屋區

Picture

菲律賓南部一個大島,綿蘭老島,是依斯蘭教徒的集中地,如果綿蘭老島的形狀是一個伸出食指的拳頭,那麼Zamboanga就是位於食指的尖尖,一來一回就要整整一日。又聽說這一段路比較危險,多土匪,一般都建議乘坐飛機往返,但我那肯捨得花錢坐飛機呢?

 

熬了一整晚巴士,來到Zamboanga市中心,一個擁有幾座西班牙式建築政府大樓和公園的城市,這裡的人都說一種錯了文法的西班牙語稱為Chapacano,聽說曉得西班牙語的人都能夠聽懂八成。

 

恐怖份子

 

雖說這個城市受了深厚的西班牙殖民影響,有很多都是天主教徙,但這裡的人口才一半是天主教,另外的一半卻是依斯蘭教,他們大多來自Sulu群島,其中包括做很多綁架案的分離份子Abu Sayyaf - 阿布沙耶夫,都來自那裡,所以Zamboanga有一半本地人都不敢隨便亂走,包括我偶然認識,在非政府組織工作的朋友Arlene都跟我說,若非工作關系加上有「地頭蟲」伴隨,她一個人絕對不敢進入Rio Hondo的。

 

Arlene所說的Rio Hondo是一個位於城市邊緣的水上寮屋區,住的全部來自外島的依斯蘭信徙,十分貧窮,失業率又高,還聽聞有阿布沙耶夫份子匿藏在那裡。我到達Zamboanga的下午,Arlene和她的同事會到Rio Hondo做一個外展活動,於是我跟了他們一起去。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