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基斯 Chris | 24th May 2012 | 澳紐工作假期連載影片 | (284 Reads)

工作假期連載13 - 美男廚房

新搬的房子是由一個獨立平房屋的車房改裝而成的,業主一家三口住樓上,我住樓下,除了睡房,過有超大的浴室和只有一塊發熱板的廚房,不過為了省錢,加上對那些那些新鮮的西人食材的興奮,於是便每天給自己煮東西吃。

 

工作假期連載14 - 港澳兩岸貿易

到了澳洲三個月,寄了一大箱東西回香港,裡面的東西其實有點不實際;看看我吩咐之下從香港寄過來的包裹,就更加無聊!不過有一點從家裡寄來的東西,總是開心的。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8th May 2012 | 又出門 | (99 Reads)

 

 只差一票,我便連勝兩個星期的 Lonely Planet Photo Challenge。今個星期主題為《Freedom》,一共有101個參賽作品。

 雖然未能取得一個「梗頸二」,但能夠提起大家對西藏問題的關注,算是已經達到我的目的。

http://www.flickr.com/photos/eyesofchrisdotcom/7079230717/

Picture

2012年3月27日,一群主要由西藏難民組成的示威人士,在中國總理胡錦濤詠問印度首都德里時遊行請願。其中一名27歲的面藏難民Jamphel Yeshi,在連家人和朋友都不預先知情的情況之下,引火自焚。

同一日傍晚於McLeod Ganj,那是西藏流亡政府的總部、達賴喇嘛的住所、也是很多西藏難民和Jamphel Yeshi的居住地,發起了一個燭光集會,大批民眾在小鎮內手持白蠟燭,口裡喃喃唸著經文繞著小鎮中心的一個藏廟遊行。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3rd May 2012 | 又出門 | (111 Reads)

自2012年一月起,才知道Lonely Planet Publication (出名發行旅遊指南的澳洲出版社)一直舉辦每週的相片比賽。在Flickr上每星期定出一個題目,任何人可對該題目刊登自己的旅遊作品,然後由參與的公眾投票選出頭五位最愛。

 

上個星期終於讓我來一次奪冠。

 Picture

這是我在Galapagos其中一個島上拍攝的。從來沒有對著這麼多海獅在這般的近距離,大家每當看見海獅都很興奮,跟海獅合照最受歡迎的動作就是躺在牠傍邊模仿牠的睡姿。當我拍得這張相片的時候,大概已經是行程的第五日,由於到處都有海獅,我們都已經看膩了,反而開始有一點討厭牠們的臭味。

這次我勝出的比賽題目是《Double》,著實是貼了題的,但實在我並不認為這張相片特別有意境,所以就連自己的網頁也沒有放進去。

http://www.flickr.com/groups/lonelyplanetpublications/discuss/72157629885798301/

我得到的獎品是免費任選一本Lonely Planet的指南書, 這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啊!One thing (place) leads to another, 可能會改變我人生呢!最後我選擇了《西藏》。

 

在Lonely Planet Publication 過往的攝影比賽當中,我都拿過兩次第四名的: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1st May 2012 | 慳慳o地去南美 | (73 Reads)

由一張照片開始

秘魯娃娃與洋娃娃

破房子和美男子

續  長途接長途

續  鬥雞

午前的大醉

那頓午飯之後,我們上了Wilman的車來到廣場,說那是那是一個廣場,不如說那是一塊空地大家會比較意會得到,因為這個廣場什麼也沒有,就連長凳、欄杆或垃圾桶也沒有一個。Wilman帶我們進入一間士多,跟老闆娘打個招呼,拉了三個載汽水的膠箱出來,反轉變成矮凳。那時候我的視力已經回復得七七八八,酒精卻仍然不停的遞過來,Wilman開了一支大啤,倒滿一個即棄小膠杯,他喝完又再倒滿一杯輪流傳給我們,那時候我真的要給酒精一個小休了,好彩有Theo來擋著。

 

Theo說:「這些人真的慷慨,給我們吃的喝的,全不計較。昨天那場鬥雞,不知哪裡來的那麼多啤酒,不斷的送過來,我愈來愈感到不好意思!」。就之前在田間的一席派對、午飯,也沒有要收取任何費用的意思或暗示,只是盡情地好客,客人高興他們就開心了。這些態度都很難在被遊客寵壞了的地方裡找到,莫說吃的喝的不跟你計較,就連拍一張照片也要跟你討錢,這不能盡說是人們貪心,也要怪罪那些以「有錢使個鬼推磨」這套心態來度假的外國人。

 

在廣場的一個角落聚集了一堆人,那裡有一道闊六米,高兩米的泥磚牆,牆後面的空地夾在兩個房子中間,磚牆的右面是一個出入口。入去裡面的人少,在外面圍觀的人多,我原地跳了幾次,伸長了頸緊緊看到裡面有幾頭牛。

 

自從到了南美之後,尤其是秘魯,我特別對攝影產生了熱情,若然沒有相機在身我寧願那裡也不要去,因為我受不起看見美麗場景、角度、時刻,卻不能把之紀錄下來的遺憾,我想這個想法是因為我對攝影的熱情提升了,也因為我對環境、光線和構圖等等的觸覺都敏銳了。所以一旦我認為是機不可失的時刻,膽就會大起來了。

 

不甘心於這塊兩米高的牆外一味只有好奇,沒有多考慮,我便半攀半爬,站到窄窄的土牆上,跟我一起的還有兩個小朋友,在我腳下是一塊小空地和十多頭沒有束綁的牛。

 

土牆的另一端有趕牛人拿著大繩把牛驅趕過來,而我腳下就有幾個壯漢,其中一個也拿著一條大繩,繩頭索了一個圈,他把繩圈拋出去牛群,失手兩三次之後,終於把繩圈套住其中一隻牛的雙角,大繩的另一端跨過土牆有人接手,在外面跟牛拔河,牆內的幾個人夾手夾腳把牛頭牽制住,一個把雙角捉住,另一個把指公和食指插進牛鼻孔將牠的鼻子扣住,用手臂抱住牛頭,第三個人從後將另外一條大繩綁住牛的其中一隻後腳。

 

到那時候我仍然不知道他們要對那頭牛做什麼,直至有利器出現。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