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基斯 Chris | 30th Nov 2011 | 慳慳o地去南美 | (158 Reads)

由一張照片開始

秘魯娃娃與洋娃娃

破房子和美男子

在重返Cusco之間的一個星期,我到秘魯其他地方打了一個很大的「白鴿轉」。首先秘魯本身大,再加上Cusco位於高山之深處,離開這片高山就一定要坐上半日的巴士,當然內陸機不在我的選擇之內。

. 

我先去過海邊的沙漠地區,坐小型飛機看Nazca Line 那些在荒漠上用石頭排出來的巨型圖案,多少年來跟外星人之說扯上關系而被蓋上一層神秘面紗,的確,那些馬騮、蜂鳥、樹木、人型等等的圖案巨大得有如啟德機場,那些直線和平衡線整齊得有如一把魚骨梳,難怪令人產生超自然的說法。

. 

跟著又去過一個小小的沙漠綠洲Huacachina,一個被碗形沙丘環抱著的綠色湖水,四週還長了很多棕櫚樹。攀上沙丘之頂就可以望到那一個又一個被風塑造出來的巨大沙丘,看不見盡頭。

Picture

. 

再到過Ayacucho,一個十分古老和保守,地點孤僻的高原大城。看教堂,看古跡,還有市場內賣的各樣巫術用品。某日下午又看見一隊過百人的小朋友在老師帶領之下,穿上五彩繽紛的戲服、民族服,在街上巡遊,有的還奏著小樂器,十分趣緻,我看他們都應該只有初小的年紀吧。

. 

我發覺在秘魯,不一定要是什麼大時大節才來慶祝一番的,也好像不需要借口才去載歌載舞,我在秘魯短短一個月已經不知碰上多少個大小型的巡遊了,表演者由三歲到幾十歲都有,我想這是為何秘魯傳統文化保存得這樣好一個很大的因素。

. 

不過最地道風情的,莫過於那些鄉郊地區的長途巴士。Ayacucho沒有巴士總站,巴士都在個別巴士公司旁邊的一塊爛地停車場開出。我晚上拿著前往Cusco的長途車票到巴士公司,在那滿是乘客和行李貨物的候車室裡透出來的白色光管光,和對面飲料檔幾個烏絲燈膽照出來的昏暗黃光之間,我看到中間爛地上的一輛爛巴士,我亦看到將會是一個不容易的旅途。

. 

那是一輛被打殘了的單層巴士,一看就知道早誕生於首輛設有洗手間的大巴之前,車頭燈都掉了,窗簾好像大排檔的抹檯布,從上落口的位置看就知道那不是售票時給我看坐位表的那種巴士型號。我避過了票價上的欺騙,卻怎也避不過貨不對版。

.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24th Nov 2011 | 慳慳o地去南美 | (210 Reads)

由一張照片開始

秘魯娃娃與洋娃娃

Picture

.

由於我倆都沒有手提電話,他的電郵行不行得通也成問題,所以我們在告別之前都會先約好下次見面的時間。

. 

兩日後我買了通宵巴士票離開Cusco,中午約了Oscar在廣場。我其實可以將行李都存放於旅館,但我依我那個自以為是的master plan將所有行李都帶在一起赴約,因為我估計Oscar會建議我把行李都先放到他家的。Oscar遲了一點,他穿上跟前兩日去Pisac的同一套衣服,綣起了褲腳,踏著單車而來。他竟然跟我說他先要回家洗澡換衣服,要我多等他一個小時!看來計劃有點阻濟,我面有難色道:「很難再多等一個小時呢!不如我截一輛的士跟你去好嗎?」。結果的士載著我們和他的單車來到某條街的一個石級旁,Oscar並沒有帶我到他家,只是叫我在石級旁等兩分鐘,然後便不知他往那裡去了。我感到莫名其妙,見到我這大包小包的不是應該安置一下我嘛?為什麼這樣的神神秘秘啊!

. 

不久他跟一個十歲的小男孩回來,是他的表弟BorisOscar原來還叫我多等十分鐘的,反而建議我先到他們家坐下的是表弟Boris

.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23rd Nov 2011 | 澳紐工作假期連載影片 | (154 Reads)

在黃金海岸住了不久,短時間之內發生了很多好東西,包括得了一份在咖啡店的工作,雖然老闆娘要求有沖咖啡經驗,我沒有,但最後她被我的誠意打動了,離開那個蟑螂窩,租到了一間很好房子,租金便宜又盡善盡火,女戶主又好人。不過也有不如意事,就是一宗單車意外,令我十分沮喪。


基斯 Chris | 15th Nov 2011 | 澳紐工作假期連載影片 | (109 Reads)

住在黃金海岸時,Brisbane就只有個半小時的車程之外。趁那裡有個Ekka Festival便過去逛一逛。
對於一個來自大城市的我,被圍繞在多種多樣的蔬菜水果等農產品和各樣大小型的禽畜之中,我有如一個大鄉里,到處都是那麼新奇有趣。

現在想起那些又大,毛梳得又光亮又整齊的牛,仍然有種震撼的感覺。


基斯 Chris | 8th Nov 2011 | 澳紐工作假期連載影片 | (211 Reads)

人生路不熟,又沒有一技之長,什麼工也要做啊!電話傳銷、派傳單、唐餐館都做齊,如果可以做到咖啡店就好了!

 


基斯 Chris | 5th Nov 2011 | 慳慳o地去南美 | (205 Reads)

由一張照片開始

.

原本打算在登上Machu Picchu的同一日回到Cusco,但難得來到Machu Picchu這個偉大古跡,我總不能「趕頭趕命」的,所以不知不覺便在上面逗留了很長時間,儘管在回程的火車軌上我走得很快,到達水力發電站時已經是下午四時半,再轉了兩程車之後,天已經黑齊了,累透了的我在古城Ollantaytambo住了一晚,順便多遊覽一個地方吧。

. 

次日中午回到Cusco,下車第一件事就是去找Oscar工作的地方。車站後面的小巷裡有一列小平房,第一戶房子有一面曾經鬆上白色灰水的磚牆,現在部份磚頭也露了出來,牆角又有一小堆瓦礫和垃圾,更有一個長期被人撒尿的尿漬,一個十分典型的秘魯街頭畫面。小平房中間有一道門,裡面放了很多金屬門牌、畫框、橫匾一類的東西,地上又有一些油漆的痕跡,我想應該是Oscar工作的地方吧!

. 

門外站著一個婦人,手上抱著個約三歲大的男孩。當我還未組織好那句「你好,請間……」的西班牙語句子時,Oscar從裡面推著一架單車出來,他也立即見到我,面上綻出微笑並上前跟我打招呼。由於西班牙語不濟,加上在美男面前,我多少有點靦腆,不過我還是要直接的間他:「今晚可有時間跟我一起晚飯?」,這個句子我已經事先經跟自己採排過。就在那個時候門前的婦人走上來,Oscar跟我介紹,我竟然白癡得害怕那個小孩是Oscar的兒子,好像他的婚姻狀況與我有關似的,原來他們是Oscar的姐姐和外甥,一個十分趣緻的小孩,「外甥多似舅」這句話也挺準確的。跟著房子裡又多走一個婦人出來,他是Oscar的媽媽。於是就在Oscar的家人都齊了一半的時候,他將我約會他的事,就在我面前詢問他的家人,可能是我動機有點不純淨的原因,我感到很尷尬,雖然他們都十分友善和藹,但我卻害怕被Oscar家人看穿我對他美貌的傾慕。

. 

他們經過小小而我又完全聽不懂的討論之後,會說幾個字英語的姐姐跟我說好七時半在廣場見。

. 

我們準時七點半見面,我先要求Oscar帶我到書店去,因為我感到手上那本西班牙語會話手冊實在不足夠,為免整晚大家比手畫腳還是溝通不了最簡單的意思,非要一本雙解詞典不可。大家可能以為我當時的西班牙語已經有一定程度,拍照、交換聯絡、約會等等都好像沒有難度的,其實我只是靠著最基本的外語求生技能:單字+動作。

. 

Oscar帶我到一家吃烤雞的地方,門口是收銀和烤雞爐,一排一排雞在特製的碳爐上被轉動著,裡面以光管照明的大廳簡單地放了桌椅和兩部大電視,坐滿了本地食客。烤雞是流行全秘魯的食品,看你胃口的大小和人類的多寡,可點全隻到八分之一隻雞,一般伴以秘魯式炸薯條(切得粗且炸不脆,一盤子油的薯條,好像那鍋炸油永遠不高於攝氏120度似的,我討厭這種薯條)和什菜沙拉。

. 

我還以為Oscar已經有廿二、三歲(所以生得出一個三歲小孩並不奇怪),誰知他只有十八歲!當我還未問完隨著的問句時,他已經知道我要問他的出生日期,原來大家同是白羊座,比我早五天。他喜歡足球,食店內的電視正在轉播,還有一種他喜歡的運動我聽不懂的,要用動作來向我解釋,他低下頭,用兩隻食指分別舉在頭頂兩邊,向我的方向指過來,啊!原來他喜歡鬥牛的!他說自九歲起開始鬥牛,十二歲的那一年給牛角撞到左邊大腿,要縫針兼且住院兩日。我對鬥牛活動十分之感興趣,我想像塵土飛揚的場面,熱血沸騰的觀眾,加上面前這個英俊的鬥牛士簡直就是夢幻般的畫面。我立刻追問何時會是他下一次的鬥牛,他說在七月廿八日,就在三個禮拜之後。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