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基斯 Chris | 28th Jun 2010 | 又感性 | (338 Reads)

六月十七日的中午,我抵達智利首都聖地牙哥。由於智利物價和生活指數高,我不打算旅遊太久,並且盡可能在couch surfing 上結識當地人,在他們那裡借宿以減低花費。 由聖地牙哥,大概是智利的中間點,一直向北走,越過邊境到秘魯,總共二十二晚,只有一晚我是住旅館的,其他晚上都睡別人的客房或沙發,省了不少錢,而我的西班牙文進步得特別快之外,也交了很多朋友,有過很多愉快的經驗,除了一個之外,但卻又是一個特別的經驗。 .

La SerenaMaria著我下午六時半前到達,因為她有事要出去。照計劃我的長途巴士在五時半到達,應該沒有問題的。當我跳下巴士時是六時,雖是遲了一點,但總算還夠時間。我立刻又跳上了一架的士,可是的士司機研究了幾分鐘仍然摸不通那個地址,在昏暗的車廂裡,我用小電筒照著給他看,忽然他恍然大悟說:「啊!在La Serena!」

我登大了雙眼:「這裡不是La Serena嗎?」「這裡是Coquimbo!不緊要,十分鐘車程到達」他終於明白了地址鬆了一口氣,而我卻呆了,原來我早了一個站下車呢!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24th Jun 2010 | 又感性 | (433 Reads)

長途巴士還未到達位於紐西蘭北島的一個小海港 – New Plymouth 的時候,收到Sandra的短訊,告訴我弄錯了時間,因而沒空到車站接我,著我找個地方坐下來等。

我一點也不介意,因為天色好,正是到海旁看日落的好時機,若果照原定安排給Sandra接走了,反而錯失了一些好風光。而且別人是無條件招待我住上數天,亦不是有心擺烏龍的,就變得更加沒有所謂。 

Picture

日落看完了,氣溫也忽然下降了,我背著行李走到Burger King,買了一個五元套餐,打開電腦一邊上網一邊快餐慢吃。從我下車到Sandra的出現已經是三個小時,最後終於看見她帶著微笑,和一頭散亂而乾旱的頭髮,衝了入來,跟我打過招呼後,她立即走到櫃檯面前也買了一個套餐。 

原來她晚上參與了一齣話劇的排演,負責音響的部份,排演事出突然,所以連飯也沒有時間吃。不過劇場只是Sandra的興趣而已,正職是一間小學的校長秘書。實在最近她還忙於清潔房子的內外,因為後天有地產經紀上門,給她安排將房子賣掉,她這樣的忙碌還願意抽時間來應酬我這個背囊客,我真的十分感激,換著是我便會把借宿的請求推掉。 

據我從Sandra網上檔案中得知,她有個廿五歲兒子跟她同住,理論上她兒子應該可以先讓我進她家中的吧,打聽之下,原來他兒子Daniel早兩日到了Christchurch去。事實上一個廿五歲的成年人跟母親一起住,在澳紐,甚至一搬西方社會來說,都是不尋常的事,在我還未表示這方面的好奇心時,Sandra已經一邊吃著薯條,一邊把底蘊告訴我知。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