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基斯 Chris | 28th Jan 2009 | 又出門 | (1029 Reads)

上個月第一次去到悉尼,車駛過大橋,在鋼柱之間看見那個從一瓣一瓣橘子的型態而取得設計靈感的悉尼歌劇院,心裡湧起了一股以前從海佈從電視看見所得不到的感動,感動於她大膽的傾角、感動她於海港的超然而又入格的美。自些,每次我到海港看見那座歌劇院,都出奇地有這一種說不出話來的感動。

但好像除了歌劇院以外,我找不到其他令我愛上悉尼的原因。歌劇院雖美,但總不能每天望著她八個小時然後心滿意足的返家嘛!所以我取消了原定留居悉尼找工做的想法,只到處看一看、走一走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悉尼。其間發現了一些悉尼被overrated 的地方給大家報告一下,讓各位將到悉尼作首次遊覽的仁兄將其對悉尼的其望稍為調低以免「跌眼鏡」。

Bondi Beach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26th Jan 2009 | 又開飯 | (664 Reads)

人人都喜歡吃「甜美」的士多啤梨,但可惜一般的士多啤梨都很難保證一點兒酸味也沒有,外表也很難分辨。

Picture

這個士多啤梨汁保證一點酸味也沒有,但又不會給甜味蓋過士多啤梨原來的特有香味,反而更特顯了出來,配合雲尼拿雪糕簡直就是天衣無縫!唔…… to die for!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21st Jan 2009 | 又開飯 | (756 Reads)

唔一定要有BBQ先至可以整到燒牛肉,用煎鍋都可以做到相同效果。

Picture

呢道頭盤簡單、醒胃,又出得大場面!只須記住幾個竅門。

材料(四人份):

  1. 厚切牛扒--------------------------1塊
  2. 紅蕃茄----------------------------2個
  3. 黃蕃茄----------------------------2個(當然可以用紅蕃茄)
  4. 檸檬汁----------------------------1個
  5. Flat leave parsley-----------------1小束
  6. 特級橄欖油------------------------2湯匙
  7. 鹽,黑椒--------------------------適量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21st Jan 2009 | 又開飯 | (1718 Reads)

近日返回Melbourne,終於又見Queen Victoria Market,成個人生猛哂!又係時候整幾味。

話說當日見街市的雜錦海鮮減價,想起了這道當日我經常在九龍城跟darling一起吃的泰菜。

咪話我自己讚自己,我的確係有憑空「味道解構」和「味道配合」的能力。我在沒有看食譜之下重組了這道泰式海鮮粉絲沙律,似模似樣的!

Picture

材料 (四人份):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16th Jan 2009 | 又出門 | (589 Reads)

Picture 

今天下午二時,把獨木舟拉回岸上,左手食指的血不停的滴下來,滴得那黃色的獨木舟好像染上傳染病的到處一點一點紅。一個路人走過好奇的問:「噢!這是兩坐位的獨木舟啊!」好像在暗示我剎了同伴似的。

雖然風大,恨不得快點走回青年旅館治理傷口,但滿腳板又給蠔殼割傷了,幸好還有一隻完好的右手做事,可惜這隻右手又太大意掉了照相機!

這天絕對稱不上是very good day,但也並非「烏雲蓋頂」、「黑過墨豆」的那麼令人氣餒,至少我在這一連串意外發生之前也風流過。

昨天晚上坐巴士抵達Merimbula,另一個以其海水湖聞名的小鎮。

青年旅館有獨木舟出租,吃過早餐便穿起了游水衣、包了防水外殼的相機、水和餅乾小吃,租了半天的獨木舟到湖裡去。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16th Jan 2009 | 又感性 | (474 Reads)

不大喜歡Sydney,到了兩個小時車程以西的Blue Mountains消一消悶氣。

原來Blue Mountains上的小鎮有很多古董店,瓷器古玩、油畫、洋娃娃、過氣時裝、書本雜誌樣樣都有。

其中一個角落放了兩盒的名信片,五元三張。有一半是給投寄過的,最舊可見到1906年的郵印。我沒有太過注意十百幾十年前的風景是怎個模樣,反而喜歡看看當時那些人寫了甚麼給朋友家人。我愈看愈投入,連火車也錯過了。

Picture

其中有一位爸爸在59至60年間從歐洲寄出了多張名信片給住在Sydney的女兒,女兒名字叫Mavis。在那個年代旅遊可不簡單的,這位爸爸到過耶路撒冷、德國、英格蘭、蘇格蘭等等,所住的酒店也絕不失禮,而且還有閒錢到耶路撒冷的賭場碰碰運氣呢!相當是非富則貴的人。信中還提到返回祖國蘇格蘭但可惜沒有回老家,那麼他的出身又是怎樣的呢?最令我好寄的是為何這位爸爸一句也沒有提及過太太呢?而那個跟他同行,其女兒又認識不淺的Bruce又是何方神聖呢?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7th Jan 2009 | 又出門 | (570 Reads)

星期三,十二月三十一日。中午十二時半已經到了悉尼港口的植物公園外圍視察情況,因為我知道由於觀賞煙花的關係,公園會於下午三時關閘。誰知我到達的時候已經有人龍在離入口幾條街處排隊,於是立即上前走到龍尾去。開頭有些疑惑的,因為看見身旁數個「馬位」處還有另一條人龍以反方向前進,心想可能是兵分兩路的安排,我排的一條龍決不會是「輪街症」的吧!

 

一個小時後,走過幾棵大樹的遮擋,終於揭曉另一條人龍的確實去向,發現原來那是整條人龍的一部份,反方向是因為那條「貪食蛇」的蛇尾打了折!額頭頓時流了一大滴冷汗下來。

 

其實當日的天色放煙花是一流的,因為天晴得一片雲也找不到,但可憐要在公園入口排隊的我們,七成的時候都要站於烈日之下。有朋友一起的還可以輪流到樹蔭下坐坐、甚至野餐,而我只得「一條友」便是可憐中的可憐……一排就是五個小時呢!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