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基斯 Chris | 26th Nov 2008 | 又出門 | (571 Reads)

說到在澳洲潛水,很多人都第一時間想到大堡礁。但可能我潛了很多的珊瑚礁,也沒有順道去到大堡礁沿岸的地方,所以對大堡礁沒有太大的興趣。

澳洲的第一次下水,我選擇了位於陽光海岸Sunshine Coast的沉船 - Ex-HMAS Brisbane。是一艘曾經服役越戰和波斯灣戰爭的27米長戰艦,退役後,政府於兩年多前把她沉到陽光海岸對出海床,成為一個人工珊瑚礁,一個小海洋生物的溫床。

當日的水流很急,能見度也不高,對於差不多兩年沒有潛過水的我一定也有點緊張的。但當沿著繩索一路下潛,戰艦那巨大煙囪的黑影慢慢浮現出來時,緊張便被興奮蓋過了。

由於我不是一個合資格的wreck diver,所以第一次下潛我只可以沿著船的外圍觀賞。潛沿船的有趣地方是我們可以走到我們在岸上去不到的位置,如煙囪的開口處、大炮的前方、甲板的旁邊等等。外殼生滿了各樣的軟珊瑚和硬珊瑚,也有帶子!當然也有很多五顏六色的小魚。

Picture

Picture

當我們登艇之前,教練問我們有沒有吃暈浪藥的須要,沒有人回應,我自問也重來不會暈浪的,但當我從第一次33分鐘的下潛上來之後,才明白真的有吃暈浪藥的須要。因為當我返回艇上時,由於她停止在海中心的關係,被那些大浪推得前仰後翻,稍為捉得不緊也會給拋出艇外!因此用來潛水的氣樽和BCD都要用安全帶綁好。

未幾我便感到胸口有一種透不過氣的感覺,正在醞釀嘔吐,所以一直靠在船尾,望著遠處的陽當海岸,希望把那胸口的悶氣壓下來,可惜最後還是要吐!但我可不算是嚴重了,原來有一個金髮的男孩下水不久便要返回艇上,吐個不停,看他也真可憐啊,不只吐得辛苦,而且付了錢又甚麼也玩不了。

當要第二次下潛的時候,教練問我還可以嗎?我「老虎蟹」都說可以可以,但先要多給我幾分鐘回過氣來。教練說,那麼你還是快下水吧,下了水便不暈喇!果然一下水便生猛過來,也幸好我熬了過來,因為今次我們要拿著手電筒到船艙內探索呢!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24th Nov 2008 | 又出門 | (578 Reads)

Brisbane在澳洲來說,還只是初起的大城市,比起Sydney和Melbourne無論在人口、地標的數目和文化的多樣性還有一大段距離。但她卻有一個跟兩大城不相伯仲的現代藝術館 - Gallery of Modern Art,簡稱GoMA。

上星期二到了GoMA參觀,免費入場之外還定時有免費導賞,剛巧當日下午就只有我和我朋友兩個人,簡直就好像得到專人給為我們介紹裡面的館藏一樣。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聽職員說館內收藏了很多有名藝術家的作品,可是所有的名字每一個對我來說都很陌生。不過不曉得也不重要啊!最重要是有感受嘛!對於我這些對現代藝術知識不多但又喜歡欣賞美麗東西的人,有人給講解每件作品的背景和要表達的訊息後,看過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幾件深刻的作品。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20th Nov 2008 | 又開飯 | (537 Reads)

還有一個星期便要離開住了五個月的黃金海岸了。在打工的唐餐館結識了幾個要好的女朋友,大家在十二月份各自要回國的回國,要遷到Brisbane的遷到Brisbane,這個時候再沒有更好的藉口給我煮一個「最後晚餐」跟各位聚一聚。

PicturePicture

是晚煮了我自冠馳名的Sea Food Risotto和新嘗試的生醃海魚,製作簡單而且效果非常不錯。有五星酒店餐飲工作經驗的Gloria以一個食家的口吻說:「味道好有層次!」

以下介紹給大家。

Picture

Marinated Sea Fish 生醃海魚

材料(四人份)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18th Nov 2008 | 又感性 | (1057 Reads)

剛剛過去的週六,我到了昆士蘭最愛歡迎的旅遊景點 - Australia Zoo。特意選擇當日是因為當天是澳洲人心目中的英雄,鱷魚先生的紀念日 - Steve Irwin Day。

Picture

Australia Zoo的前身是Steve的媽媽給受傷野生動物所設的醫護所。後來成為一所動物醫院,Steve媽媽過身後,Steve繼續他媽媽的精神,發揚光大成立一所動物園,藉此灌輸保衛大自然的教育給公眾。

Steve兩年前意外給魔鬼魚穿心臟死亡,留下太太Terri和一子一女。

紀念日的其中一個項目就是在鱷魚劇場,由Terri親自表演餵鱷魚。我看著Terri做她丈夫生前最拿手的把戲,一邊快快樂樂的給觀眾講解,更經當提到以前Steve是怎樣怎樣的做、怎樣怎樣的教她、跟那隻叫Graham的鱷魚有怎樣奇妙的關係,我一個人坐在看台上,多次給一種無名的淒涼感覺襲擊,鼻子酸酸的,差點就流出眼淚來。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9th Nov 2008 | 又出門 | (707 Reads)

來了有Brisvega之稱的黃金海岸有四個月,最近才第一次入賭場。特別的是,我「掹衫尾」入了貴賓廳,免費的飲飲食食,還要叫一些又複雜又貴價的雞尾酒,坐在絲絨的椅子上寫筆記。別人睹百家樂,我淨看已經夠娛樂性了,因為我是一個「唔夠膽贏更加唔夠膽輸」的人。

還記得十年八年前跟阿妹兩個到葡京,妹妹玩角子老虎機;我在大細檯上,看十幾廿鋪才買一鋪的。贏了二百蚊便「雞咁腳」走,慌死輸返俾何生。

今日中午從咖啡店放工後一個人走到賭場去。這趟是為了入會成為會員,因為他們在Brisbane還有一間由歷史建築物 - 前庫務部大樓轉化而成的賭場,賭場內一間餐廳逢星期二晚餐有買一送一優惠給會員!嘩!這樣著數,不入會才笨呢!

不消三分鐘,我便取得一張有我姓名的會員卡。原來會員還可以在飲品售賣機內取得免費冷熱飲品啊!只是吃過這個甜頭之後,我便畢生第一次輸錢給賭場!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4th Nov 2008 | 又勞氣 | (905 Reads)

今天是上庭的日子,也是全令全個澳洲停頓的「墨爾本盃(賽馬)」的開賽日。本來打算早上上庭之後立即到Brisbane馬場參與那種衣香鬢影的派對。可惜搞遲了,難望於下午2時開跑前趕到,便唯有找我的好朋友出來吃午飯。

Picture

我請客到酒店的酒吧吃飯,她請客飲啤酒。我還買了7號的Zipping(馬名) 5蚊win,5蚊place。跑輸了,沒所謂,志在參與,無損氣氛;但給一些無恥之徒的虛假陳述得逞就實在今人滿肚鬱結。

請花點時間先看看 澳洲工作假期 - 打官司

我對他的指控是

  1. Dibbendou Barua (我的前房東)未有依法向租務局程交我所繳付的$480按金。
  2. 在沒有合理的依據下要求扣除我分別$110和$40以支付電費和換鎖費。

他今日在庭上反而提出要向我申索更多項目

  1. 電費:$62.3
  2. 換鎖費:$70。他聲稱我沒有指鎖匙交還,也沒有交給新房客。
  3. 清潔費:$100。指控我沒有在走之前清潔好房間,留下滿天花和牆壁的霉菌。
  4. 天線接駁費:$100。他指控我剪了他電視的天線。

除了第一點我是毫無異議之外,其他都是我搬出後兩個月才提出來無中生有的指控!而2,3,4點的証據是來自一張租賃給他多年的業主所發的一張單據,沒有照片証明。但最令我啞口無言的是那個韓籍的新房客竟然手寫了一張虛假的聲明說他沒有從我手上收取過門匙!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