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基斯 Chris | 27th Jul 2008 | 又感性 | (657 Reads)

從地區免費報紙得知,於上一年停辦,一年一度的希臘節嘉年華(澳州有很多人二次大戰後從地中海移民過來,其中包括希臘)將會在今天,星期日舉行,到時預計將會有二萬人參與,載歌載舞又有許多希臘美食。 

在黃金海岸的公共交通本身已經貧乏,很多路線到星期日的班次更減半到每小時一班。好不容易跳上駛向嘉年華的巴士,我交帶巴士司機提醒我到達附近時下車,但他竟然忘記了!到我覺得「唔對路」時,已經「過哂龍」幾丈遠了!下車後我應怎樣走也不曉得,就連在路邊練習滑板的小孩也毫無頭緒。 

走回頭吧!但又不太肯定分岔路應該走那一邊。見到了巴士站,又不知何時會有車到,更不知自己有沒有走錯了分岔。還是繼續走吧!終於認得巴士走過的地方了,起碼知道自己沒有走錯路嘛,那麼到下一個巴士站等吧!但我不為意市郊的巴士站可以是相隔半條彌敦道的。走了五分鐘、十分鐘都見不到下一個巴士站,我一邊走一邊祈求,走到下個車站之前千萬不要給我見到一駕巴士駛過,千萬不要,千萬……仆街 

好不容易走到藝術中心,舉行嘉年華的公園就在附近,但我絲毫感覺不到嘉年華會的氣氛、味道或人聲。一問之下才知道大會預計會落雨而取消了嘉年華!但今天是如何的一個藍天啊!簡直是天公做美呢!我今天還要特地請假來參與的。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23rd Jul 2008 | 又感性 | (929 Reads)

來到澳洲之後,除了telemarketing之外,我所做的工作都是一些基層的工作,首先是酒家的侍應。我現在才知道傳菜和收拾桌子只是侍應工作的一小部份,還有一些我從來沒有想過的,如泡洗筷子、叉和湯匙啦,和我最怕的抹點心車和碗碟車,不是因為怕辛苦,而是每每蹲下抹擦後起身都見頭暈!年紀畢竟不小了!雖然有時候挺辛苦的,但是這份每星期二十小時多的兼職已經夠我在這裡的房租和基本生活開支了!而且我又不是一世都要做這些工作嘛!心理上也不覺得苦的。 

因為晚上沒什麼娛樂的關係,我拿了離港前朋友給我的電視節目出來於電腦看,其中就是無線的「一百萬人的故事」。真的難以相信有人要每天工作16小時,還要沒得休息日日如是,收入只有三、四千,還不夠子女的書簿費!心裡不禁想自己是如何的好運! 

當然啦!一份侍應的兼職只夠生活,不夠我儲錢去旅行的,所以一直都在找另一份兼職,有什麼便做什麼。前日跟一個油漆師傅派傳單入別人的睡箱,每一千張40澳元,心想每日都應該可以派到二千張吧!可惜現實不是那回事。我要派的地區是中產住宅區,跟我住的區域有很大差別。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19th Jul 2008 | 又出門 | (1334 Reads)

人物

Barry - 退休船主

James - 紐約男孩

Jorie - 比利時男孩

Stephen - 退休船主,Barry的鄰居 

離開了TonyGlenn兩夫婦之後,其實我在開始工作之前還拜訪了另一位黃金海岸的居民Barry。他真真正正的住在黃金海岸,因為他的家是一隻船。 

其實我是得到Barry的邀請才會去的,因為他在網上得悉我會到黃金海岸去。不過我一早已在網頁上看過他的檔案,GlennVictoria兩夫婦也看過,還很深印象在眾多別人給予的正面評價之中,有兩個分別來自兩個「鬼仔」的負面評價,說他藉詞給予按摩,然後摸手摸腳。 Glenn兩夫婦都點擔心我去他的船上留宿會給「蝕低」,還千叮萬囑遇上不愉快的事隨時可回來他們家裡。不過我相信我這個年紀都應該會於適當時候懂得說「唔好」! 

Barry其實是一位已退休人士,67歲,兩年前便買了一艘小船過他的退休生活,一直停泊在黃金海岸一帶。由於黃金海岸當局限制船隻不能於同一個地點在60日之內停泊多過7日(因為兩年前條例未生效時有很多船主將爛船壞船都丟到海灣的一邊去),所以他跟其他船主一樣每隔幾天便要轉一轉「地頭」。 

當天一早便登上了Barry的船去,他也順便帶狗仔上岸去大小便。船上還有一個來自紐約的24歲男仔James,早我一晚到。他樣子欠「標青」,相信他不是Barry的目標人物吧! 

船上的一應俱全令我也十分嚮往船上的生活。有兩個睡房、一個超大浴室裡竟然還有一個「家庭裝」大浴缸!一個客廳、一個開放式廚房、一個飯廳、飯廳兩徬還可以打開兩張梳化床!可能比一個五人公屋單位還要大!接收到電視也能夠上網;晚上靜悄悄的,早上也不會被鳥聲吵醒;還可以在窗外垂釣啊(雖然我沒見到有人這麼做)!只是用水用電要慳儉一點吧,洗碗洗杯也得儲起一日洗一次! 

Picture

在海中心剪腳甲,多寫意!

上船不久James便跳了出去游冬泳,Barry在廚房洗碗,我說由我來作點貢獻啊!他說:「你要貢獻的話今晚跟我按摩一下吧。」我問:「膊頭嗎?」他說:「全身啊!昨晚我給James做了按摩,今晚應該你給我按摩了。」嘩…口出狂言了!James沒有「蝕低」給他吧?難道他沒有看見別人給他的負面評價而有所防範嘛!「哈哈……這不是太親熱了嗎?不好意思,我只會跟我的Darling按摩的。」不用跟他客氣呢! 

沒事做便四圍視察,餐檯上有一些不文玩意:給聖誕老人的毛冷陽具陰囊套;客房裡有一張性感女郎的海報;Barry房裡有一箱Rum酒;最吃驚的是,有一張按摩院用的那種有個開洞放頭入去的那種按摩床!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14th Jul 2008 | 又出門 | (2502 Reads)

到達澳洲之後的第二個星期,找到了一份電話傳銷的工作,為一間新冒起的電話公司找生意。每天就在call center 裡面打電話cold call出去,把同一篇說話於朝九晚五重複一千次,碰到有可能做到交易的客入便把客人傳給經驗較豐富的同事去進一步推銷。由於只靠佣金,做得成生意便有錢分,做不到便沒有。開頭幾日都有一些beginner’s luck的,但後來有一日「夠膽死」一單生意也做不成,終於做不夠兩個禮拜便自動投降了。 

其實這一份工作並不難做的 - 如果我是澳洲人的話。可惜我不是:英文不夠流利;而且澳洲的電話費制度和收費實在太複雜煩瑣了,所以我根本就不怎麼可能自己由頭到尾談得成一單生意的。 不過這個多禮拜的工作又實在令我於對話時的反應加快了點兒的。  就開場白來說吧!每一次我打通電話我的開場白都是這一句:「Hi, it’s Chris from Bsmart, how are you today? 」而我們從小學、幼稚園開始,英文課都是教我們當別人問:「How are you?」,你就要答:「Fine, thank you」。但是在這個多禮拜裡面我卻聽到了多樣化的答案,有些也曾令我陣腳大亂的。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