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基斯 Chris | 8th Apr 2014 | 又出門 | (121 Reads)

此文章轉載自 Roadshow.hk 

Picture

很多人到秘魯的第二大城Arequipa,也必到附近的Canyon Colca,那是世界第二深的峽谷,最受歡迎的活動就是跟本地遊遠足,住民宿,不過我天性就不喜歡那些為外國人而設的所謂「體驗」,遠足我又

怎麼熱衷,所以沒有參加,反正在峽谷中絕大多數遊客逗留的小鎮Chivay,附近有兩條雖不遠卻鮮有外人探訪的村落,不如就往那裡走走吧!


前往的道路一直是在山谷的腰際,不同家戶之間的田地以石頭砌起的一道矮牆隔開,牆頂都種了一些仙人掌。烈日之下有幾個農民把乾稻綑起一大扎,抬到小泥屋裡,另一邊廂又有兩隻驢在發呆,一切都在告訴我這是個平平無奇的星期一,直至我走到Yanqui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10th Mar 2014 | 又出門 | (102 Reads)

2011年春天,從南美飛過歐洲,去過捷克和德國的柏林後,我在波蘭留了一個月,其中十二天在PiaNico的有機農場做打工換宿(wwoof)。女主人Pia主要圈養和訓練波蘭的原種馬Konik,天氣和暖的季節間中有遊客到這裡作消閒騎馬,主要收入則是把訓練好的馬賣出去,或借出作為配種,或訓練別人的馬匹。

Picture

在政府資助的鼓勵之下,他們自去年冬季前搬到這個新地步來,貪屋後有一大塊微斜的山破,對馬匹肌肉發展有利,加上荒廢多年的山頭長了很多矮樹,斬下來的柴夠燒兩個冬季。


我燒柴你薰煙


矮樹已經在去年入冬之前被人用電齣齣了下來,但它們還整整的留在山上坡,我在這個農場的大部份工作,就是拿著開山刀,把這些枯樹的橫枝劈去,只留下較粗的主幹,其餘的一把火燒掉。

Picture

這個大概五畝多的山地住了十幾隻馬,不過日間大部份時間牠們都躲在入口旁的樹蔭下,把頭催近擺動中的馬尾,以趕走蒼蠅,因為蒼蠅最喜愛站到牠們的眼眶來。一天下午我把堆起的零碎樹枝一把火燒起來,幾隻馬走過來伏在火堆旁邊,慢慢所有馬都走到火堆附近,多數伏下來,有的在玩耍,將我用來生火的紙皮箱把玩一番。Pia見狀感覺奇妙,因為她還是第一次見馬兒有這種行為,肯定是因為火堆燒起的煙把死纏難打的蒼蠅趕走了。


都是男孩惹的禍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13th Nov 2013 | 又出門 | (168 Reads)

這是我為Roahshow【路訊網】寫的第一篇旅遊故事,現貼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歡迎加入我的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racksofchris,留意我最新動態,在那裡回應和詢問我都會第一時間看到。 

生人勿近的菲律賓水上寮屋區

Picture

菲律賓南部一個大島,綿蘭老島,是依斯蘭教徒的集中地,如果綿蘭老島的形狀是一個伸出食指的拳頭,那麼Zamboanga就是位於食指的尖尖,一來一回就要整整一日。又聽說這一段路比較危險,多土匪,一般都建議乘坐飛機往返,但我那肯捨得花錢坐飛機呢?

 

熬了一整晚巴士,來到Zamboanga市中心,一個擁有幾座西班牙式建築政府大樓和公園的城市,這裡的人都說一種錯了文法的西班牙語稱為Chapacano,聽說曉得西班牙語的人都能夠聽懂八成。

 

恐怖份子

 

雖說這個城市受了深厚的西班牙殖民影響,有很多都是天主教徙,但這裡的人口才一半是天主教,另外的一半卻是依斯蘭教,他們大多來自Sulu群島,其中包括做很多綁架案的分離份子Abu Sayyaf - 阿布沙耶夫,都來自那裡,所以Zamboanga有一半本地人都不敢隨便亂走,包括我偶然認識,在非政府組織工作的朋友Arlene都跟我說,若非工作關系加上有「地頭蟲」伴隨,她一個人絕對不敢進入Rio Hondo的。

 

Arlene所說的Rio Hondo是一個位於城市邊緣的水上寮屋區,住的全部來自外島的依斯蘭信徙,十分貧窮,失業率又高,還聽聞有阿布沙耶夫份子匿藏在那裡。我到達Zamboanga的下午,Arlene和她的同事會到Rio Hondo做一個外展活動,於是我跟了他們一起去。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28th Jun 2013 | 一般 | (79 Reads)
其實可能已經沒有人再看我這個blog了?因為我宜在太久太久沒有上載任何東西上來。

                           

可能也沒有人知道,我在商業一台881有一個聲音專欄叫《每一步 海闊天空》,已經有一年時間呢?其實就是這個原因我一直沒有上載新的文章上來,因為平日已經寫得太多中文了,中文水平惡劣的我很難再多吐一點出來。

 

今年五月起的節目仍然可以在881903 網上重溫。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acdjdetail.aspx?djid=1571

記得上我的網頁 www.eyesofchris.com 看我旅途上看見的東西啊!裡面還有一個英文blog有較新的內容。

 

最後,記得去LIKE我的Facebook 專頁啊!畢竟上載一張圖片,寫兩隻字較一篇文章容易! :D

www.facebook.com/tracksofchris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基斯 Chris | 26th Dec 2012 | 明信片 | (146 Reads)

 

Picture

 

Guayaqui 是一個又熱,對於旅客又沒有什麼看頭的一個地方,好在還有她獨有的特色豬扒包去彌補這方面的不足,那豬扒包真的是我吃過最美味的。

Guayaquil 是哥倫比亞南部的一個重要港口城市。我那天在市集逛的時候,碰巧有一檔賣胸圍底褲的店子聘請了一隊樂隊來為其中一個女售貨員賀壽,聘用這些年樂趣於喜慶事在哥倫比亞十分流行。

當日這歌手全情投入地歌唱,音樂好聽之餘,還給我拍下了這張有趣的圖片,彷佛他對著一堆女裝內衣褲高唱情歌。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here

 


基斯 Chris | 18th Dec 2012 | 又出門 | (99 Reads)

我參加了一個WorldBank.org舉辦的國際攝影比賽,主題為《Inequality》。由現在起至12月31日,第一階段需要網上的投票支持,若果你覺得我的照片反映了社會的不均狀況,希望你可以投我一票,這可能需要你一分鐘時間去登記,但你投票的相片數目不限,更可以重複投票(這規矩我也覺得太過奇怪)。

進入比賽網頁立即投票

別人的婚禮打光

今年二月我到印度的Rajasthan旅遊,剛巧是結婚的好季節,所到的每個大小城市都見到婚禮巡游,不過特別吸引我的,並非主人家的衣著有多華美,派出的免費小吃有多少,而是跟住游行隊伍,帶著憂鬱眼神的人,疲倦地照亮著這些主人家。

 Picture

印度教的婚禮多數都有個晚間進行的巡游, 新郎會駕著一匹馬,與眾親朋戚友走到街上,分享嫁娶的喜悅。巡游隊伍會有一隊人馬拿著手提的燈,左右兩邊跟著走,這些龐大得似乎不應該捧著走的燈,由一條幼幼的電線,馬虎地接駁著,連到跟在最後面的一台發電機。這些燈的電線經常一鬆,整燈都黑了,捧著的人便要拉拉扯扯的張就,或抓著一束電線在手,免得它又被拉鬆。

 Picture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3rd Oct 2012 | 又出門 | (156 Reads)

一個星期之內發生了兩件有關我攝影作品的喜事。

一是我在Lonely Planet 出版社的每週攝影挑戰裡面又再勝出一次,這是一年之內第三次了,這個成績連我自己也有點意外。

這就是我的得勝作品。是我在阿根廷,布且洛斯艾利斯的小保加球場拍得的。朋友叫我不要進北面的看台,但我偏偏誤闖了北面小保加足球會的看台。觀眾的瘋狂的確是有點令人害怕,但這個經驗卻又令人難忘。

 Picture

令外的一個喜訊,就是我的一張照片,入選了紐約為總部的NTD全球華人攝影大獎賽的入圍作品。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20th Jul 2012 | 又出門 | (249 Reads)

很久都沒有更新自己的blog了,事關最近七月頭開始重返了商台,做一些講有關我旅遊記事的聽音專欄名為《每一步 海闊天空》,星期一至五在商業一台881,16:30 至17:00之間的時段播出。所以都忙著寫稿,準備好八月的旅行時,有一些已準備好的錄音工作。

八月尾我又會到印北的McLeod Ganj,西藏流亡政府總部的地方,為當地一問非牟利機械 Tibet Hope Center 所開的咖啡店 Cafe Oasis,作一個專業升級,因為我觀察過他們咖啡店的營運十分之業餘,餐牌也沒有競爭力,所以希望我能夠運用我的經驗去幫助他們,有穩定充足的收入去支持學校的所需支出。 當然我仍然會每天到英語會話課堂,跟那裡的學生做工作,閒聊一下,那個趣味實在太無窮了!

PicturePicturePicture

分別在Hope 和LIT上英語課的情形。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13th Jun 2012 | 又出門 | (143 Reads)

自從上一次在 Lonely Planet Flickr 群組的攝影挑戰內取過第一次的第一之後,氣勢大勇,接下來的三個星期都打入頭五名,上一個星期的挑戰題目:《海邊Seaside》,我又再一次勝出。以下便是我的勝出作品:

在厄瓜多爾的一個海邊小鎮 Puerto Lopez 拍攝。那日下午我到海邊散步去,看見天上一大群飛鳥在天上盤旋,走近一點身身,原來一些漁民正從外海捕魚回來,他們把漁穫一大盤一盤的從小艇運到沙灘上的貨車車斗內。而這一群大鳥(Frigate Bird 那種在求偶時期雄鳥會把自己的脖子吹漲成一個紅色大氣球)就趁漁民在毫無防守空間之際大肆搶掠。

Picture

上次的勝出我選擇了Lonely Planet的《西藏》旅遊指南,今次經過一番思考之後,我選擇了《蒙古》 ,我好奇這兩本書將會指我的未來帶到那裡去。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4th Jun 2012 | 慳慳o地去南美 | (70 Reads)

阿根廷,南美洲第二大的國家,她擁有很多的面貌,南面那一片冰山大川在 Patagonia的一套攝影集裡已展現了出來,在Argentina這個攝影集裡我還拍下了一點西北面高山的原住民風情和精彩的地貌,也到了中部一帶盛產紅酒的地區,在首都Buenos Aires我住了兩個半星期,有這個充滿文化氣息的大都市裡,我最喜愛浦的就是那些跳探戈的舞廳,光是看人們如魚得水地,以流暢的腳法在舞池上旋轉,已經夠令我著迷,再上過探戈課之後就更覺這個舞蹈,或應該說這一種交際工具其妙。

 

雖然我從來都不是足球迷,但到小保加足球場看其主場作賽,實在是特別且難忘。

Picture

 


基斯 Chris | 24th May 2012 | 澳紐工作假期連載影片 | (279 Reads)

工作假期連載13 - 美男廚房

新搬的房子是由一個獨立平房屋的車房改裝而成的,業主一家三口住樓上,我住樓下,除了睡房,過有超大的浴室和只有一塊發熱板的廚房,不過為了省錢,加上對那些那些新鮮的西人食材的興奮,於是便每天給自己煮東西吃。

 

工作假期連載14 - 港澳兩岸貿易

到了澳洲三個月,寄了一大箱東西回香港,裡面的東西其實有點不實際;看看我吩咐之下從香港寄過來的包裹,就更加無聊!不過有一點從家裡寄來的東西,總是開心的。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8th May 2012 | 又出門 | (97 Reads)

 

 只差一票,我便連勝兩個星期的 Lonely Planet Photo Challenge。今個星期主題為《Freedom》,一共有101個參賽作品。

 雖然未能取得一個「梗頸二」,但能夠提起大家對西藏問題的關注,算是已經達到我的目的。

http://www.flickr.com/photos/eyesofchrisdotcom/7079230717/

Picture

2012年3月27日,一群主要由西藏難民組成的示威人士,在中國總理胡錦濤詠問印度首都德里時遊行請願。其中一名27歲的面藏難民Jamphel Yeshi,在連家人和朋友都不預先知情的情況之下,引火自焚。

同一日傍晚於McLeod Ganj,那是西藏流亡政府的總部、達賴喇嘛的住所、也是很多西藏難民和Jamphel Yeshi的居住地,發起了一個燭光集會,大批民眾在小鎮內手持白蠟燭,口裡喃喃唸著經文繞著小鎮中心的一個藏廟遊行。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3rd May 2012 | 又出門 | (107 Reads)

自2012年一月起,才知道Lonely Planet Publication (出名發行旅遊指南的澳洲出版社)一直舉辦每週的相片比賽。在Flickr上每星期定出一個題目,任何人可對該題目刊登自己的旅遊作品,然後由參與的公眾投票選出頭五位最愛。

 

上個星期終於讓我來一次奪冠。

 Picture

這是我在Galapagos其中一個島上拍攝的。從來沒有對著這麼多海獅在這般的近距離,大家每當看見海獅都很興奮,跟海獅合照最受歡迎的動作就是躺在牠傍邊模仿牠的睡姿。當我拍得這張相片的時候,大概已經是行程的第五日,由於到處都有海獅,我們都已經看膩了,反而開始有一點討厭牠們的臭味。

這次我勝出的比賽題目是《Double》,著實是貼了題的,但實在我並不認為這張相片特別有意境,所以就連自己的網頁也沒有放進去。

http://www.flickr.com/groups/lonelyplanetpublications/discuss/72157629885798301/

我得到的獎品是免費任選一本Lonely Planet的指南書, 這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啊!One thing (place) leads to another, 可能會改變我人生呢!最後我選擇了《西藏》。

 

在Lonely Planet Publication 過往的攝影比賽當中,我都拿過兩次第四名的: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1st May 2012 | 慳慳o地去南美 | (71 Reads)

由一張照片開始

秘魯娃娃與洋娃娃

破房子和美男子

續  長途接長途

續  鬥雞

午前的大醉

那頓午飯之後,我們上了Wilman的車來到廣場,說那是那是一個廣場,不如說那是一塊空地大家會比較意會得到,因為這個廣場什麼也沒有,就連長凳、欄杆或垃圾桶也沒有一個。Wilman帶我們進入一間士多,跟老闆娘打個招呼,拉了三個載汽水的膠箱出來,反轉變成矮凳。那時候我的視力已經回復得七七八八,酒精卻仍然不停的遞過來,Wilman開了一支大啤,倒滿一個即棄小膠杯,他喝完又再倒滿一杯輪流傳給我們,那時候我真的要給酒精一個小休了,好彩有Theo來擋著。

 

Theo說:「這些人真的慷慨,給我們吃的喝的,全不計較。昨天那場鬥雞,不知哪裡來的那麼多啤酒,不斷的送過來,我愈來愈感到不好意思!」。就之前在田間的一席派對、午飯,也沒有要收取任何費用的意思或暗示,只是盡情地好客,客人高興他們就開心了。這些態度都很難在被遊客寵壞了的地方裡找到,莫說吃的喝的不跟你計較,就連拍一張照片也要跟你討錢,這不能盡說是人們貪心,也要怪罪那些以「有錢使個鬼推磨」這套心態來度假的外國人。

 

在廣場的一個角落聚集了一堆人,那裡有一道闊六米,高兩米的泥磚牆,牆後面的空地夾在兩個房子中間,磚牆的右面是一個出入口。入去裡面的人少,在外面圍觀的人多,我原地跳了幾次,伸長了頸緊緊看到裡面有幾頭牛。

 

自從到了南美之後,尤其是秘魯,我特別對攝影產生了熱情,若然沒有相機在身我寧願那裡也不要去,因為我受不起看見美麗場景、角度、時刻,卻不能把之紀錄下來的遺憾,我想這個想法是因為我對攝影的熱情提升了,也因為我對環境、光線和構圖等等的觸覺都敏銳了。所以一旦我認為是機不可失的時刻,膽就會大起來了。

 

不甘心於這塊兩米高的牆外一味只有好奇,沒有多考慮,我便半攀半爬,站到窄窄的土牆上,跟我一起的還有兩個小朋友,在我腳下是一塊小空地和十多頭沒有束綁的牛。

 

土牆的另一端有趕牛人拿著大繩把牛驅趕過來,而我腳下就有幾個壯漢,其中一個也拿著一條大繩,繩頭索了一個圈,他把繩圈拋出去牛群,失手兩三次之後,終於把繩圈套住其中一隻牛的雙角,大繩的另一端跨過土牆有人接手,在外面跟牛拔河,牆內的幾個人夾手夾腳把牛頭牽制住,一個把雙角捉住,另一個把指公和食指插進牛鼻孔將牠的鼻子扣住,用手臂抱住牛頭,第三個人從後將另外一條大繩綁住牛的其中一隻後腳。

 

到那時候我仍然不知道他們要對那頭牛做什麼,直至有利器出現。

 

 (閱讀全文)

基斯 Chris | 28th Apr 2012 | 又出門 | (68 Reads)

http://www.eyesofchris.com/patagonia-2011

 

去南美之前,完全沒有想過要去Patagonia,其實根本整個南美的行程都沒有怎樣計劃過。直至身在南美已經半年,得知以前商台的一位女同事Rosa會到南美兩三個禮拜,當中包括Patagonia智利部份的Torre Del Paine國家公園,我才翻書看看哪兒是怎個風景。

 

因為日子配合不了,我跟Rosa最終都沒法在南美碰面,但我就在她之後去了Patagonia。我同樣到了Torre Del Paine,遠足露營了六天,一不做二不休,我之後還去了阿根廷的一邊,在El Chalten行了幾天。

 

這兩個星期在Patagonia走過了很多難行的地段,Torre Del Paine經常下雨,而且風又超猛;El Chalten下雪,地上都鋪上一層薄冰,但總的來說天氣算是好的,而且四月上旬正踏旅遊淡季,人不太多亦不太冷清,那時更是樹木準備落葉的時候,滿山的樹木轉成黃、紅、綠、啡等等的色調,襯上壯麗而純淨的山景,十分的美麗。

Picture


Next